中央热暖。

BiBiLuBiLu天使。

西团伊1.5

语言禁锢思想,思想禁锢人类。

有些人就是天生得不到同情。

相比西索的绅士,简和凯瑟琳就显得不太淑女了。

强化系的重拳几乎全都打在了脸上,她们打起架来和在床上一样热辣。

但西索几乎被完全打碎的下颌骨和持续嗡嗡作响的耳膜还是得不到任何同情。

伊尔谜说,“只要几天就会好的。”

库洛洛说,“你看起来没我想象的伤重。”

所以西索提议,“这样◇…我们可以为了庆祝,买一张三个人的——床。”

现在这已经不只是一个提议了,他真的买了。还买了揍敌客家的长子坐在这个床上玩手机游戏,买了幻影旅团的团长在这张床上看书。

金钱和利益的花销不可估计,但他还是做到了。

两个黑发的人挨在一起自顾自找事情打发时间,像两只大型猫科动物,起码看起来还是很好看的。

等西索迟迟到来,也坐上床的时候。

他们。他们三个人终于可笑的分享了一张床。

魔术师从头到尾都笑得很开心,他未必真心想做点什么;只是真的非常好笑。

伊尔谜说,“你只是付我钱让我呆在这张床上。我已经做到了噢。”

库洛洛说,“如果你能两年乖乖听话,我能让飞坦也坐在这里。”

西索说,“来玩玩嘛,会很有意思的☆”

那他们接下来要做什么?读书会?打游戏?玩扑克?

如果真的那么做就会变得更加好笑了。

所以为了让事情不再无止尽的荒唐下去。

他们决定做爱。

伊尔谜舒展了自己的肩膀关节,他的视线在仍旧笑的浑身发抖的小丑和靠着床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库洛洛中游移。

最后他抓住了比较正常的库洛洛,把人拉向床中央,交换了一个嘴唇撞嘴唇,牙齿碰牙齿的吻。

流星街出来的垃圾人面对这周第三次被强吻非常的不配合,他甚至想直接把人推下去;不过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

实话来说,如果他们三个人不用任何念能力。单纯是比力气,那库洛洛的得分一定凄惨的低。

但要是做爱也要用上念能力,那就真的真的真的太不划算了。

西索就是一个很过分的人了,他趴在伊尔谜的身后,弄起遮挡视线的长头发。欣赏库洛洛皱着眉头,抓着伊尔谜的上臂和人较量力气但失败的样子。

也许他应该写一封信寄给库洛洛;详细的告诉他,他平时看人的眼神能给人多下流的幻想。

结果可能只有两个,一个是库洛洛鲁西鲁愿意换种看人的眼神,一个是一人对一人的单挑变成一人对一群的单挑。
















ˊ_>ˋ大家好!库洛洛!库洛洛他!今天也没有长高。
(/ _ ; )虽然我也没有长高!

猎人吧。我觉得就库洛洛和伊尔谜最像兄弟了。
其他都像瞎BB的。(?

评论(4)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