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热暖。

BiBiLuBiLu天使。

猫。

空气里带着水雾,在所有光滑的地方都留下水渍。

每一口呼吸都有明显的潮湿感,氧气沾染一种全新的味道。

在潮湿如此的日子里,乔鲁诺选择钻在公寓的被子里;就是那张侧面对着窗户的床,绒面的床单,充丝的被子。

被褥隔断了所有寒气,他在里面蜷缩手脚。却仍旧感到四肢冰冷。

窗户外面有只黑灰色的猫,像所有的流浪猫一样,爪子不停的扒拉窗户下方,想从那条缝隙里面钻进温暖的屋子里。

少见的是大部分黑猫都应该是纯黑色,而它的耳朵上方却有金棕色的毛发。

带着细雨的冷气从窗户的缝隙中钻进来。乔鲁诺翻过身,视线凝聚在猫上。事实上他可以选择现在起床去关上窗户,打开暖气;但他没有。

尾巴垂在脚边的猫终于撬开了窗户。它湿漉漉的在桌子和地板上留下一个又一个水印;心安理得跳上床尾,柔软的靠着被子隆起的地方舔起自己的毛发。

平心而论,是乔鲁诺这辈子见过最大胆的一只野猫。他把手伸出被子,然后黑猫顺便舔上他的手指,用深蓝色的竖眸眼睛盯着他瞧。

湿润的四月,适合睡一个偷闲的午觉。

黑猫的眯起眼睛,舔咬人的手指。粗糙的舌头不断卷过指腹。

乔鲁诺打开空调,电子音似乎吓到了那只猫;他也趁机收回手,再度躲在被窝里。

床头柜上吃空的零食包装还残有甜美的香气,他在猫弄出来的小小动静中闭上眼。

很有意思的是,他想到了布加拉提,莫名其妙的。想到了他们第一次是在污水横流的巷子口;暗无天日,只有互相身体的热度和不稳的呼吸声。

布加拉提不允许乔鲁诺仔细看他的身体,脸颊发红却皱着眉。身体与精神全都紧绷着;黑发全都粘在自己的脸颊上。

他以前想过总有一天。他们会在床上,也许是白天,也许是开着一盏夜灯的晚上。布加拉提会允许乔鲁诺探究他的身体。

他也曾想过,也许有一天。布加拉提亲吻他的方式不再像是打发一个小孩,他们会换另一种唇齿相接的方法。

没有阳光的四月下午,寒冷的绵延细雨。被子上传来小小的踩踏感,最后枕边陷下一块儿。黑猫的呼吸绵长又小声。沙砾一般的舌头舔过乔鲁诺的脸颊。

今天也很好,明天也很好,后天还有大后天都会很好。

乔鲁诺现在开始想,养只像布加拉提的猫也许也不错。













ᶘ ᵒᴥᵒᶅ大家好。喜欢猫吗!
我很喜欢啦。

还有湿润的四月份,令人犯困的阴天。

最适合睡午觉了。

但是窗户不关好的话,猫会逃走哦。

评论(2)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