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热暖。

BiBiLuBiLu天使。

甜食。中(ABO

5.

蜂须贺虎彻性别分化的结果是Omega。

在付丧神中占比5%。听起来概率很低,不过每个本丸都会有那么一小部分。

这座本丸在那个晚上很是鸡飞狗跳热闹了一阵。

第二性别为Alpha的女性体征审神者被长曾祢叫起来。又是找抑制剂又是安排新房间,忙到天蒙蒙亮才歇下。

与汛期Omega亲密接触过的长曾祢虎彻即使吃下二十多颗安定片也没被允许再接触蜂须贺虎彻。

他只好远远看着蜂须贺的新室友笑面青江和宗三左文字把人接走。

所以无论蜂须贺虎彻在意或者不在意。

那个答应'等我一下,马上就回来'的长曾祢虎彻,确实没有回来。


6.

伴随无尽痛苦的初次汛期只持续了几个小时。

后半夜里疲惫睡去的蜂须贺睡了漫长人生中最沉的一觉。第二天下午醒来时,宗三左文字跪坐在他身边,正在用湿毛巾为他擦身。

“哟。醒了?”

笑面青江的声音从被炉处传来。

蜂须贺侧头看向门窗外,确认现在还是夏日炎炎的七月。这房间里装了空调,放了好几盆冰,居然还有一床没撤走的被炉。

“现在的主人是Alpha,多多照顾我们是应当的吧。” 青江仿佛看穿了他的疑惑,拉长了感叹的声音。“呀…随随便便勾引一下就能达成目的了。”

“我们?” 蜂须贺开口,发现嗓子沙哑的厉害。

“是呢,我们。”宗三给他喂了几口水,担下了解释的工作。“贪吃嗜睡都是身体为了负担生殖腔发育而作出的调整,如果你自己仔细看过自己的身体,就会发现你的骨盆比以前更宽。”

蜂须贺虎彻试图逐字逐句理解宗三左文字的话,但其中的部分名词实在是从所未闻。

“意思是,你是个Omega。” 笑面青江总结出一句白话的解释。

天下人之刀听到后笑了笑,好看中又带着一丝说不出的嘲讽。

“无论如何。欢迎你,来到鸟笼里。”


7.

刀的本职是在战场上厮杀,那装饰品的本职也许就是做一个漂亮的装饰。

性别分化后的任务与之前有很大区别。

先不论每月额外的七天休息,就连队友也换成了也许永远不会性别分化的短刀。

一个月里有大半个月呆在本丸中休息,初次过上这种生活的蜂须贺虎彻在桌前擦拭本体,用手指抚过刀尖感受自己的锋利。

早已经生锈了吧,这把刀。

但这间被宗三称呼为鱼缸或鸟笼的部屋里有一个例外。

笑面青江。

彼时胁差跪坐在垫子上,正准备在出战前吃点干粮垫胃,再度宛如会读心一般开口。

“在想为什么我是普通的作战安排和轮休日?”

“啊…嗯。” 被揭露心思的蜂须贺难得大方承认,“稍微有点在意。”

“向主公撒娇会有效哦。” 青江的齿关开合,咬下一截米饼,慢慢咽下后才眨了眨眼。

“开玩笑的,是秘密啊。”



8.

笑面青江的秘密是那个。

蜂须贺虎彻在一个休息日晚上发现的,他不知道怎么形容,就暂且称为那个。

如今的休息日太多了,具体是哪个休息日他记不得了。

虎彻真品站在开了条小缝樟子门外,作为理应知晓前主太多隐私的付丧神,淡然地窥视着。

笑面青江被石切丸压在身下,大太刀宽大的家居和服挡住了胁差的大部分躯体,只露出一截裸足。

他们亲吻,然后交缠在一起。平日里宽厚的御神刀在此时看起来居然也很稳重,而笑面青江却在不停发出沉闷的喘息。

擅长提前侦查御敌的斩妖刀如今花了几分钟才发现蜂须贺。他用双手紧紧抱住石切丸的脖颈,下巴倚靠在人的颈窝里,抬眼看向蜂须贺虎彻。

身体被顶撞的一起一伏的间歇里,笑面青江笑意吟吟地在嘴唇前竖起食指。

'嘘——'









本章有石青的隐晦车。

然后之后就是长蜂开车。

大概这样,没有意外的话。

评论(10)

热度(3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