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热暖。

BiBiLuBiLu天使。

无题A

雨还是一直在下。

发出让人不舒服的破碎声音,偶尔可以重复一整天。让人不自在,又必须要接受。

乔纳森坐在炉火边的沙发上,愈合新结痂的伤口需要能量,温暖的火光也造成人昏昏欲睡的理由。

但是他仍旧抬起眼睛,去看在沙发另头看书的迪奥。

蜷缩在离火、离热量、离光最远的沙发另一角。就好像能如同动物一样在暗角看清书上的文字。

但其实乔纳森知道他不能。

直到他们对上视线那瞬间,乔纳森的右眼如同想起了被手指挤入的疼痛;他错开了视线。

迪奥始终,或者说目前;还需要火、热量、光或者乔纳森。

金色的脑袋不断靠近着,直到他们两个人在壁炉前的位置依偎起来,互相在一个角落肢体交叠,寻找一个舒服的位置。

他们上一次靠这么近是今天早上,因为迪奥找的一点事情而互相殴打;乔纳森脸上被刀刮掉一块肉,迪奥的肚子上还有连片的淤青。

他们再上一次靠这么近是昨天下午,是在落满灰尘的杂物间,看乔纳森翻无聊的小玩意儿出来。迪奥脱了鞋子,冰凉的脚就窝在乔纳森的温暖的大腿下面。

听起来微妙又没什么值得奇怪的,就像英国的天气。

厚重的书摊开在乔纳森的腿上,还是停留在他们上次看到的那一小部分。

乔纳森替迪奥翻过一页,觉得他们总能看完的。












ˊ_>ˋ大家好…。
最近真的觉得屌屌好…不可描述啊。(?
不可描述也算是形容词吗?

评论(3)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