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热暖。

BiBiLuBiLu天使。

乔西。换牙期。

弥漫阳光的午后,一切都闻起来像太阳的味道。

乔瑟夫从窗口翻进来的时候,齐贝林在厨房熬着一锅奶油浓汤。小英国人嗅了一圈房间里的气味,脏兮兮的脚丫在地板上踏出一个个灰黑色的脚印。

当他打算轻手轻脚钻进厨房吓西撒一跳的时候,意大利男人正靠在门边,对他和他带来的一串脚印挑起眉毛。

看起来就像乔瑟夫刚和两头牛滚过泥潭,闻起来沾满土腥气。

不过就像人们常说的,你不能上法院告一个小孩。

即使这算私闯民宅。

八岁的英国男孩摊开手露出这真尴尬的笑容,事实上他和他的两个父亲一点都不像。西撒关掉电子炉灶,奶白色的浓汤上时不时翻滚出几个气泡。

他把孩子晾在一边,脱掉身上的围裙。切了一段硬面包,浓汤被分成两份装进盘子里。他端着两个盘子,下巴点了点餐厅的桌子。

“我会给你吃点很难吃的东西,然后你就给我乖乖滚回家里。”

乔瑟夫在原地小小的跳了一下,大喊着意大利人的名字,在对方反应不过来的时候已经抱住西撒的腰,白色的衣服瞬间染上一点灰尘。

那个孩子的体温比西撒的温度高太多了。幸好齐贝林是个有许多弟弟妹妹的人。他把两份点心放上桌子,弯腰抱住孩子的腋下,放在椅子上。

脏兮兮的手抓住硬面包,沾着汤就往嘴里塞。就像乔瑟夫这个礼拜都没吃过东西了。西撒翻了个白眼,搅动着自己的那份汤。

他并不饿,但总有个小偷猫会在这个时候翻进屋子里。

面包被撕断的声音不像昨天那么快速,他看着乔瑟夫的脸慢慢皱成一块儿,从嘴里吐出半块面包。

现在西撒开始怀疑是不是他今天煮的汤连狗都不吃这件事情了。

幸好孩子之后还张开了嘴,指着右边的一颗牙齿。舌头顶开白色米粒一样的牙齿,那显然摇摇欲坠、还让人说话漏风。

“看嘛。我要换牙了,父亲说过几天带我去看牙医。”

他凑近打量乔瑟夫的脸,对方的眼眶里还挂着大概是疼出来的眼泪。脸上的表情却像在蠢兮兮的炫耀。

“看到了。换牙而已,还要去看牙医。真没用。”

男孩明显瞪着眼睛,对这个反应不太满意的打算闹腾一场。

但意大利人总是聪明的。西撒捧着孩子的脸,提前阻止了对方破坏自己的厨房。

灵巧的舌头贴上乔瑟夫柔软的嘴唇。钻进口腔里绕着即将掉落的牙齿舔弄,温柔的推挤着唯一还搭在牙床上的点。

意大利人专注的催促那颗牙齿快点落下,乔瑟夫的脸已经红透了;他手足无措的坐在原地,舌头犹豫着不知道该贴上去,还是别去捣乱。

他甚至注意不到那颗牙齿已经不见了。齐贝林分开两个人的吻,把男孩的乳牙吐在掌心里向人展示着。

“喏。拿去和你父亲交差吧。”





摸鱼。意大利人特殊的换牙方式。
奶油汤沾面包…我还是喜欢罗宋汤ˊ_>ˋ。

评论(2)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