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热暖。

BiBiLuBiLu天使。

无题3

“那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高高的男人蹲下身,替初流乃捡起摔碎身子的玩偶。小孩为此有点难过,但并没有哭。其实那么想想,他也没有那么擅长哭泣。

他们坐在长毛绒的地毯上;那个坏掉身子的玩偶看起来难以修复。他从触手可及的书架里拿了一本图片多于文字的书籍放进孩子的手里。

他的孩子开始用尿液标记任何他想要的东西了。那包括Dio、包括孩子的床、包括他喜欢玩具。那意味着他会是一名Alpha,这很好,这没什么不好的。

“我曾经认识一个Alpha。我认识他的时候,他远比你大很多。不过他仍然不会使用自己的气味腺;愚蠢吗?当然了。”

“他曾经在我的床上尿床、曾无数次的冒犯和羞辱我;他曾经是失去掌控的一部分。”

昏暗的地下室里,两个人的表情都很模糊。初流乃抓住父亲的袖子;他今天早上还在试图在他的父亲身上标记气味。

“你生气了吗?我可以再也不尿床,PAPA。”

他们不会经常这么聊天,更多的时候两个人无言以对。

“不,并没有。他已经过去很久了,就算他曾经是我的Alpha,他也过去很久了。”

烛光时明时暗,照出男人的脖颈除了一条深色的接和线之外,后颈上还有一块拢成一块儿的伤口。

他看着自己还未展露野心的孩子,他将来会是个Alpha,会是继承Dio所有一切的Alpha。

“我现在已经不是个Omega,我拿走了他重要的东西;但保留了那个标记。”

“现在那里感觉不到任何感觉,只是一块疤痕而已。”





今天的摸鱼。

评论(4)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