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热暖。

BiBiLuBiLu天使。

JD。

偶尔,只是偶尔。

初流乃会握着乔瑟夫的手,他们蹲在厨房流理台的后面。客厅里传来大声争吵的声音,咆哮与家具倒下的撞击声。

他们刚偷吃了万圣节准备的糖,那有一大碗,就放在柜子的最上方。四岁的初流乃嘴角还沾着细碎的糖霜,而乔瑟夫已经舔干净了自己手指上遗留的赃物。

乔瑟夫牵着初流乃的手,而初流乃会哭。事实上他并不知道该难过些什么,但他只是坐在地方放声的哭,也许只是被刺耳的响动吓到了;而乔瑟夫只是看着自己的手指,他是个大孩子了,八岁的孩子总会懂得更多一些。

楼下的咆哮声中间杂着几句变调的话,乔纳森会说着还有孩子在楼上,但得到最多的回应是持续的缠打。

碰撞的声音换成拖拽的声音,一级一级越着楼梯向上。乔瑟夫遮住初流乃的耳朵;他透过缝隙,和初流乃看不到的角落。看到那两个人互相拖拽着,金色头发磨蹭地板,偶尔有手臂拉住扶手试图挣扎。

而乔瑟夫只是遮住初流乃的耳朵,他们打翻了糖罐,弄碎了盘子,失手敲坏了闹钟,外面是盛怒的父亲和爸爸;但乔瑟夫还是从碎罐子里摸出一颗糖,塞进初流乃的嘴里。

卧室里传来非常微妙的声音,受伤后的闷哼换成另一种音调,依旧有很响的碰撞声。

令人费解,不过没关系。孩子总会长大的。他们总会理解的。




今天的摸鱼。

评论(2)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