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热暖。

BiBiLuBiLu天使。

瘸子与鸳鸯眼。2

2.1




瘸子没钱,真的没钱。


别看他猎魔挺厉害的,但那做的都是义工。唯一真正来钱的活计是做货车司机给人拉货。


一辆老卡车、一张油卡和三千多块现金就是他有的一切资产。


原本叶修孑然一身,自己吃饱全家不愁。现在多了王杰希,尤其是他还要带王杰希一起出去跑活猎魔,这点家当就有点捉襟见肘了。


虽然能力有限,他还是想给男孩稍微好一点的物质条件。


在鬼街准备下次出门的那几天,他给卡车的副驾驶座上安了块小桌板,买了不少字帖图册,又特意给人买了双穿着舒服的新球鞋。


三千块钱既改车又买东西,很快就几乎全用完了,叶修只能买更便宜的烟来抽。


但带小孩真的是门技术活,即使叶修连烟钱都折给他买东西了,王杰希依旧是对他透着一股畏惧,相处起来总不太爱搭理叶修。


不过鸳鸯眼倒很宝贝瘸子给他的那把枪。


从16弄离开的那天。叶修为了不让污水弄脏他的新球鞋而抱着他,而王杰希突然表现的与人十分亲热,小胳膊抱住叶修的脖颈,脑袋也枕在上面。


男孩怀里放着一个油纸包,兜里还有楼上暗娼给的两枚糖果。


瘸子就像个怪物,王杰希害怕他,又不得不依靠他。


路道两边依旧有隐晦的视线在暗地里如同水沟老鼠一般盯着王杰希。


王杰希不应该这么亲密的搂着叶修,在这群老痞子看来,鸳鸯眼现在就是一副昨晚被瘸子操开了的样子。


叶修一边拖着条腿快速通过污秽的地面,一边安抚性的拍拍王杰希的胳膊。


但这次。王杰希却没那么害怕。


鸳鸯眼一下子扑在瘸子的肩膀上,他冲着阴影处前些天来拽他的那些人露出笑容,有点婴儿肥的漂亮脸蛋凹进两个梨涡。男孩腾出一只手比划出手枪的手势,对着那边做了瞄准的动作。


然后,开枪。


“砰。”


王杰希演的真实,他顺着莫须有的后坐力向下倒,叶修反应也是真的快,几乎一下就把满脸狠相的人接住了。


而这个脑袋朝下被人接住的捣蛋鬼第一时间去抓的居然是从怀里滑下去的油纸包。


对鸳鸯眼来说。


这把枪不止是一把杀人的工具,还是他反抗这个世界的第一把钥匙。






2.2






每天上午王杰希会在小桌板上练习认字,下午就找个没人的公路学习用枪。


叶修给他的格洛克17是把后坐力很小的枪,非常受女性猎魔者的欢迎。复合材料的枪身不像传统金属制的那样重,但也有一把枪应有的厚实。


能用的子弹多,保养起来也不娇气。


小鸳鸯眼很宝贝瘸子给他的第一把枪。早晚各擦一遍,比其他所有东西都看重的多。


他们白天赶路拉货,晚上睡在后车厢的空处。如果碰到晚上也得赶路的情况,叶修会把两个座位间的横档拉起来,小鸳鸯眼就枕着瘸子的大腿,蜷在副驾驶上睡觉。


叶修惯走冷门路线,这样碰上点什么事情也不会有太多人知道。


12号公路上扬的全是沙子,开了一天也只见到了另一辆货车。王杰希后背上蒙的全是汗,裤子挽到腿根处,两条肉肉的小白腿支在前头,挖着一罐八宝粥当晚饭。


叶修一只手露在车窗外拿着烟,余光去瞥王杰希。小鸳鸯眼的脸色不是很好,吃了整整四天罐头,就算叶修已经把罐头都优先给他选,这日子对一个小孩来说还是撑不太住。


养孩子是真的难。


但叶修还是想尽可能给他好一点的生活。


大货车的方向盘往右一打,王杰希没喝完的粥翻在自己手上。他不高兴地看叶修一眼,对方则摆摆手当作道歉。


“前头有个加油站,一会儿咱去那吃。”


“不是说剩下的钱刚够加油吗?”鸳鸯眼也不是故意提醒瘸子穷,只是事实如此。他舔舔嘴唇,全是八宝粥的甜味,“我吃饱了。”


叶修依旧是看着前面的路,他从公路转向加油站。在进入危险距离前,一口气将烟抽到底,弹出窗外。


“没事,开店的我认识。”


瘸子颇着一条腿,跳下车的动作却很灵活。他下了车,再去另外一边把比大货车轮胎高不了多少的王杰希抱下车。


加油站很小,统共就两台加油机,一个小餐馆。叶修先把油枪给货车插上,再带着王杰希去小餐馆吃饭。


小餐馆破得出奇,油腻腻的桌子粘着沙砾,菜单手写在香烟盒上。餐馆老板倒是个挺漂亮的女人,扎着头巾和腹带,往那一站跟尊凶神似的。


王杰希看到铺平的纸盒子上有模糊的水饺两字,拉着男人说他要吃饺子。


“好嘞。先来碗水饺,云秀。”


“改行做超级老爹了?长得也不像你啊。”


楚云秀上下打量王杰希。又是掀人刘海看眼睛,又是捏着下巴看脸。她的手和叶修一样握惯了枪,虎口和指节上全是老茧,蹭在脸上生疼生疼。


小鸳鸯眼不配合的往瘸子身后一躲,顶叶修出来夹在两个人中间。


“哪能啊。”叶修一扯嘴角,笑得挺难看。“本来该给林杰的…结果前一天林杰出了事,你说巧不巧?”





2.3




饺子是最普通的速冻水饺。但蘸点醋也比罐头好吃多了,起码是顿热乎饭。


王杰希以前也没多喜欢吃水饺,但现在几乎是一口一个往嘴里塞。反观叶修坐在男孩的对面,只是偶尔吃两个。


餐馆的后厨房像能大变活人似的。楚云秀带着一箱工具出来,后头又跟着个男人。


那男人戴着副黑框眼镜,看起来满脸冷漠。上来就半蹲在叶修身前,检查正在愈合的枪伤。


“看来之前的设想错了。”张新杰给叶修换上新绷带。“用刻符的银弹打穿你的腿,并不能弄死附在你腿上的东西。”


小鸳鸯眼吃水饺的动作顿了一下,原来叶瘸子的瘸腿是自己人弄的。


“早跟你说了没效果,非得让我挨一枪。”瘸子看起来不是很在意自己的枪伤,他放下裤腿管,他指向王杰希。


“今天是为了他来的。云秀记得下手轻点,还小。”


“纹哪?”楚云秀正好给盒子里的纹身枪消完毒。


“跟我一样。”


叶修说完这句话,立即隔着半张桌子抓住要逃跑的小鸳鸯眼。


他强行抱着不断乱踢的王杰希,摁进自己怀里。双手绕过人的腋下抱住,大腿紧紧锁住王杰希的下半段身子。掀开人后腰的衣服,示意楚云秀动手。


针扎进来的时候,怀里的幼小躯体明显僵硬了一秒,立马乱动的更加厉害。


纹身枪带着颜料刺入皮肉。小孩子哪都嫩,立马红了一片。刺痛连绵不断,王杰希被叶修摁在怀里动弹不得,胡乱扭着挣不动,也不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喊出声。


最后他也不挣扎了,干脆利落一口咬在叶修身上。


带汗的背心夹着肉。瘸子看起来瘦,却是一身的肌肉,咬着都费力。


“嘶…我也有一个。”叶修被人咬得生疼,王杰希是下了死力道。他用手肘点点自己的后腰,示意男孩去看。“能防恶魔附身,哥不骗你,真不骗你。”


张新杰坐在边上,端着张没表情的脸看戏。


小鸳鸯眼将信将疑地掀开叶修衣服。主要也是他真把叶修咬出血来了,满嘴的血沫子,味道腥得很。正好找个台阶松口。


黑色五芒星在叶修的后腰张牙舞爪。他用手碰碰纹身后毛剌剌的皮肤,故意说丑,“纹得真难看。”


楚云秀纹身的手顿了顿,不声不响地继续下针。


纹身其实也就刚开始那阵最疼。疼过劲了就是麻,甚至还有点痒。王杰希趴在叶修怀里,扭头避开背心沾到血的部分,等楚云秀纹完。


叶修只能看到纹身的上半段,时不时哄王杰希一句快结束了。


“好了。”楚云秀关掉纹身机器,顺势蹲下来,用消毒纸巾擦拭刚纹完身的皮肤。“还有件事情我想你知道一下。这世上有两种女人你不能惹,一个是老妈,另外一个是给你纹身的女人。”


能当猎人的女人都狠,楚云秀又是当中的佼佼者。她自见面后第一次露出笑容,示意王杰希去看。


小鸳鸯眼也不还口。他只是拍拍叶修的胳膊,让人放开自己。立即去看后腰上新生的图案。


黑色五芒星纹得工整漂亮。


只是在五芒星下头还有龙飞凤舞的两个字。


叶修。





评论(20)

热度(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