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热暖。

BiBiLuBiLu天使。

阿斯伯格综合征 上

符合潮流的吃一波素。

叶修撩缺爱王杰希的故事。



有那么一类人。

他们看起来似乎和正常人没有区别。智商与身体均发育正常,却在人际交往方面有很大缺陷。

简单一点来说,他们充满对社交的渴望,但缺乏与其他人建立联系的基础技能。

王杰希是他们之中的一员,他患有阿斯伯格综合征。

从小时候开始,他就是孩子堆里有点怪的那一个。小孩子的喜恶表现的很明显,传播起来也像病毒,他不喜欢上学,也没有关系很近的朋友。

后来玩了荣耀。游戏里的社交似乎比现实生活简单,他开始不断深入研究这个游戏,有了自己的风格。最终放弃学业,报了微草的青训营。

青训营不像学校。虽然王杰希仍然没有交到朋友,但他游戏打的很出色;俱乐部更看重实力,他很快就被战队带着各个赛场观摩正式比赛。

那一年是叶秋势头正猛的时候。赛场呼声震耳欲聋,各大俱乐部的青训生都有个好位置。王杰希趴在第一排的栏杆上,盯着沸腾的赛场,还有撕开战局无人可挡的斗神。

他带着一点怀疑、一点隐隐叫嚣的挑战欲。心跳随着影音设备的激烈交战声疯狂跳动。

虽然王杰希缺乏分享自己情绪的能力,但从没有一刻,他像这样对正式的比赛场如此向往。

铁栏杆被体温捂热,最终他连脸颊一块儿贴在上面。在嘉世获得胜利的那刻,被上面看台放的礼花炮和彩带浇了整头。

整个看台还在不断讨论刚才的比赛,有几个训练生也充满和他一样年轻气盛的傲慢。而王杰希却迅速地从兴奋中冷却下来,他四周看了一下,方士谦不在,林杰在和人说话。几乎只考虑了几秒,便悄悄从通道溜去洗手间洗掉粘在头发上的红色泡沫胶。

即将散场前后的洗手间人很多。王杰希在人群之后等了一会儿,决定还是用林杰放在他这的VIP证走进选手通道。

赛后采访马上开始,俱乐部也还没组织退场。选手通道安静异常,白炽灯坏了一段,导致地上有块巨大的黑影,像怪物的巨口。

王杰希加快步速往前走。向后照来的灯光拉长影子,阴影的前段出现人的影子。一开始他以为这是自己的影子,直到第二个黑影漫出黑暗的那刻,王杰希脑子里瞬间闪过大量恐怖片场景,心脏也不由得砰砰直跳。

但那其实只是另一个走在黑暗中的人。

那个人穿着红色嘉世队服,胸口晃着块工作证。身形拖沓着,黑色头发也有点油。走了一段后便摸出包烟,公然在禁烟场馆里点起火。

夹烟的手倒是很好看,骨节分明,手指很长。是双很适合弹钢琴和打游戏的手。

走在后面的王杰希被烟味呛的皱鼻子,猜测这人的身份。几种答案在脑海中变换,最终他打定主意,一路小跑过去抓住人的胳膊。

“叶秋?…为什么刚才不去支持治疗?集中强换孙哲平风险很大,嘉世有实力撕开百花组合的人只有你,如果这个时候张佳乐没有选择继续掩护孙…”

王杰希是有这点小毛病。一旦说到自己感兴趣的事情,便不管别人的眼色,硬是要把自己的话说完才算结束。

捏着根烟的男人几次开口否认自己的身份都被打断,连一个插嘴的机会都没有。他只好抖掉积了一段的烟灰,被人抓着站在原地。

等王杰希把自己的观点和问题都说完了,才感到自己可能有点无礼,只好将错就错盯着男人看。

“说完了?一会儿要是有人问你在这有没有看到人,你就说没看见。” 王杰希挂着的牌子被人拿起查看,言语之间也是默认了他对男人身份的猜测。“嚯,微草的。记着千万别告诉别人,下次咱继续聊。”

通道那头又有脚步声传来,叶修趁王杰希没反应过来之前抽出袖子,转身就走。他这次步子迈得很大,走得很快,而且还没声音,几下就没了人影。

只剩王杰希一个人站在选手通道里,被跑过来找他的方士谦抓个正着。

“你也太能跑了。”方士谦理顺自己的呼吸,让王杰希跟他走。“要发车了,就差你一个人。”

“对不起,刚刚想去洗手间。”虽然方士谦的表情看不出有没有生气,但王杰希猜自己又做了自说自话、让人不喜欢的事情。

他顺着话头道歉,接着跟在人后头去微草的集合点乘车。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走,王杰希还挺想和方士谦说刚才碰到叶秋的事儿,但想到叶秋刚才走前的话,他就只能沉默地继续埋头走路。

到上了微草的商务车。王杰希才想起自己还没去把头发弄干净,他用手指疏理几下,稍微有点烦躁。也不知道是因为那些几乎粘在头发上的红色泡沫胶,还是那个穿着同色衣服的男人。

回到酒店的第一时间,王杰希就占了房间的浴室。水汽朦胧的浴室里,他把脑袋贴在瓷砖墙上,突然意识到他对叶秋和他之间有一件需要保密的事情感到新鲜感。

毕竟孩子们才不会把秘密告诉一个怪孩子。

不过在当天晚上他就把这个和叶秋那句可能只是随口说说的下次再聊都抛在了脑后。

要成为职业选手,王杰希有很多其他的事情要想。即使他出道的路很顺利,相比同期的训练生,简直是顺利到出奇。

第三赛季开始前没多久,俱乐部就为王杰希正式注册。在这之前的几天,林杰把他拉进了联盟职业选手群。群里热闹的很,不打比赛的时候大家都在插科打诨,王杰希看了一会儿聊天记录,就合上手机准备晚训。

没想到那天晚上训练结束打开手机,他收到了一个好友申请,来自叶秋。王杰希刚练习完手还热着,在脑子想出他为什么要加自己之前就按下了同意。

屏幕那头人居然还在。

叶秋上来先道了恭喜,然后屏幕逐渐跳出几段长字,他认真地回复了王杰希那天说的所有话和问题。

'你看事情的角度很独特,很有天赋。'

王杰希拿着手机坐到床上,他在回复框里输入删除了很多个没意义的字母,最后还是把自己的疑问问了出去。

'叶神怎么知道是我的?'

'噢。林杰说你长得有特色,大小眼。那天把我吓够呛,微草不会还有别的大小眼吧?'

'…没有。'

手机上陷入沉默,王杰希习以为常的放下手机,他就是那种经常能把天聊死的聊天方式。

但几分钟后那头又传来消息。

聊天磕磕绊绊地继续下去,到后来越来越流畅。王杰希把被子卷成一团,趁室友还没来之前,舒服地用双腿夹住被子,享受自己的坏习惯和有人陪伴说话的感觉。

评论(4)

热度(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