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热暖。

BiBiLuBiLu天使。

失控。


叶王翔。


杀人狂!叶修x杀人狂!王杰希x斯德哥尔摩!孙翔


预警太多,懒得打。

确认口味够重就看,有些迟疑的就不要看。






到底是如何被抓到这里的呢?

牢笼里不见天日,地上铺了薄薄一层稻草,不足十平方的空间里塞满了人。全都抱着疑惑和恐惧探索这里。

脑袋还疼的很,孙翔疼得呲牙咧嘴,无论如何也想不起被抓住的记忆。

第一天并没有人出现,大家在笼子里乱糟糟吵成一团。

第二天也没有人出现,一天一夜没有喝水的人们开始反抗这个破笼子,但铁笼子是整个焊接成的,孙翔撞门撞的半个肩膀都在作痛,仍然一点成效都没有。

第三天地下室的门打开了,微弱的灯光几乎刺瞎了一群人的眼睛。

叫骂声十分虚弱,夹杂着几声恳求。大部分人都只是坐在原地,舔着干渴的嘴唇,打算伺机而动。

来者戴着半脸面具,嘴里叼着根烟,手里捧着一箱矿泉水;他往笼子里丢了几瓶水,所有人便和动物一样四处抢夺。

一共十个人,他丢了九瓶水。

孙翔也拿到了一瓶,水正好丢在他脚边。十个人里有个瘦弱的小个子没抢到水,他心里骂了声,刚打算分他几口;小个子就被戴着面具的男人拉着胳膊抓走了。

男人拿着电棍,像赶畜生一样分开人群。想上去阻止他的孙翔也挨了一下,电气瞬间烧焦肩膀的皮肉,他惨叫着摔在地上。

但这满牢笼的悲鸣也不及被抓走的那个男生叫得凄惨。

地下室的电灯被打开了。笼子的对面是个沾着一层又一层陈血的石台。他一路被拉扯到上面,男人一直在试图安抚他,没被遮住的下半张脸露出安抚性的笑容,竖起手指示意他小声一点。

然后,所有人见到了生平仅见的景象。

男人把一锅开水泼到人的身上,砍刀猛地挥舞,割开小个子的血管,飙出来的血液甚至飞到了笼子里头。

小个子叫不出声,笼子里的人愣了片刻后开始尖叫起来。

孙翔在笼子的角落里,胃部翻腾地吐出酸水。

地下室吵开了窝,只有站在外头的男人心情很好的屠宰他的羊。他趁人还没死透之前分割身体,一块又一块的用纸包好,最终收拾一下,关上电灯再离开。

每天他都来选走一头羊,换不同方式屠宰。试图逃走的人会被他用开水泼到全身皮肤都起泡,成为下一头羊。

实话来说。孙翔运气很好,男人一直没有选中他。他也一直缩在最角落的地方,肩膀颤抖着坐在四处乱窜的老鼠和尸块中。

男人偶尔会丢点尸体的下水进来喂养他们。

有些人吃了,有些人没有。

日子度日如年的过去,男人不知道第多少次到来的时候,笼子里只剩下了孙翔一人。

他如往常一样抓住青年的胳膊。

感知都在恐惧中有点麻木的孙翔心脏瞬间狂跳起来,他环顾四周,一个活人都没有看见,已经不知不觉都死光了。

手脚虚软反抗几乎可以视作无物,他的半截身体拖在地上,沾满了笼子里排泄物和血污,被恐慌支配地开始呜咽。

吃饱喝好还能天天满足自己变态嗜好的男人自然身强体壮。他基本不费力气就把孙翔拖了出来,扔到那个屠宰台上。

屁股底下沾的是昨天那个人的血,身上又被冷水管冲洗。

“冷吗?” 男人开口问他,替不断发抖地大男孩摘掉头发里的一块碎骨头。“我可以给你加点热水。”

杀人犯的声音意外温和。

但一旦想到前几天那个被开水浇到浑身如同融化的男人,躺在地上奄奄一息被老鼠吃活肉的样子。他就发出一声很大的哭音,非常没有出息的立即摇头。

十三天的时间,完全把他嚣张跋扈的样子抹去了。

男人笑了声,往带来的热水里呛了一半的冷水。剪开他的脏衣服,连内裤都没留下。用毛巾沾着温水替人擦身。

肩膀上的电击伤有些发炎,还有点营养不良;总的来说都不是大问题。

被风吹草动都能吓到的孙翔僵硬在原地,任由男人搂着他,擦拭脏污的皮肤,已经脏成浅褐色的皮肤花了半个小时才差不多被擦干净。

他换了盆水,一头冲人浇下去。孙翔以为这盆是开水,惊叫着不断后退;但这只是盆寻常的温水而已。

凶手这次真的笑开了,边笑边给人披上一块大浴巾。显而易见的嘲笑也激不起孙翔反抗的动力。

毕竟曾经反抗地最狠的那个人,被虐杀了四个小时才能断气。

刚刚洗干净的身体又渗出一层汗液,戴着面具的男人咬了一口面包,低下头亲吻他发抖的嘴唇。

小麦的香甜气味引得孙翔不由自主去舔这十几天来尝到的第一口食物,男人的吻技也很好,谷物制品被唾液和舌头研磨碎,送进他的喉咙里。

一口吃完了,他就继续如此喂他第二口。除去温柔地亲吻之外,男人还在不断拍抚孙翔的后背,哼着音调熟悉的歌曲。

有种非常病态的温馨感。

更病态的是,作为受害者的孙翔竟然为此有些感激凶手。

他的双手勾在男人的脖颈上,吃着别人用嘴喂进来的面包,试图用伪装的温顺逃离死亡,或者借此祈求一个不那么痛苦的死亡。

地下室老旧的大铁门再度打开,吱呀响声刺激到了青年,他在慌张中咽下嘴里的食物,接着把脑袋埋进男人的肩窝里。

走进来的那个人看到这场景停顿半秒,摘下叼在嘴里的烟。

“…小孩很亲你啊。”

“反正是比你有魅力。”

两个男人简单的互嘲一波之后摘下了面具。

王杰希拍拍孙翔的肩膀,见没什么反应,叶修就直接抬起他的下巴,二十出头的男孩眼睛死死闭着,还沾着不少泪水,叶修就替他抹去一点。

“饿坏了吧。睁眼,见见你的新家人。”

孙翔的眼眶被手指粗鲁的压过,只好立马睁开眼。被泪水糊满的眼睛只见到两张模糊的面孔,他们都露出笑容,一左一右的亲吻他的额角,在他双耳边说话。

“我是你的新父亲,叶修。”

“你的母亲。王杰希。”

评论(6)

热度(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