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热暖。

BiBiLuBiLu天使。

叶韩

失禁预警。



她坐着金马车而来。

脚底沾着厨房的南瓜屑,穿着窗帘布制作的王袍,四处张望寻找。



皮沙发上困着名男人。

双手被如同拳套般的东西束缚在背后;房间是粉红色的,角落堆着大量的泰迪熊。暖橘色的灯光照亮房间。

还有一个穿着尿布的成年男人,正在因为上午喝的利尿剂而困惑着。

首先。

他不应该活着从战场被抓住。

其次。

也没有其次了。

直到房门再次被敲响的那刻,韩文清都在和有急切需求的膀胱做斗争;他的眉头拧成结,呼吸也小心翼翼不多起伏腹部,脚趾因为持续绷紧而差点抽筋。

很淡的烟味从门口飘进来,在身边逐渐变浓。只有嗅觉与听觉暂时还好使的男人把脑袋往那侧偏过去。

被封住的嘴里发出类似兽呜的声音,用猜的也知道他正在骂人。

被骂的对象坐在沙发扶手上,不慌不忙的摇了一下男人;含糊的吼声立马收住了,腹肌紧绷着想要忍住腹部的胀痛。

场面很好笑,还有点色情。

叶修弹掉烟灰,很轻地笑了声。手掌逐渐下移,贴在鼓起一片的腹部上,短暂的抚摸过后,用力地晃动挤压。

韩文清的身体在沙发上可移动性不强,额头与肩膀全是冷汗,喉咙里发出的声音接近于咆哮。被尿液涨到鼓起的阴茎在发抖,厚厚的尿布里已经沾了一层汗液。

第一滴尿液从前段漏出,剩下的也像找到了泄闸口般急速喷出,完全无视主人意愿的撒满整张尿布,尿骚气瞬间漫在房间里。

挣扎的躯体有点绝望的平静下来,喉咙里的声音也难辨有没有哭腔。

叶修捂住鼻子,俯身在他的小婴儿耳边说话。

“好了,该投降了。我带你回来,不是让你在军事法庭上送死的。”




(=´∀`)人(´∀`=)我恋爱了。
女朋友很漂亮。

评论(5)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