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热暖。

BiBiLuBiLu天使。

瘸子与鸳鸯眼。



1.1

初次见面是在一次葬礼上。

煤气灶操作失误导致的煤气爆炸,一家人只剩下了个小孩。

小孩长得不讨喜,虽然双眼不对称但五官长得都很标致,就是大的那边眼睛是翠绿色的。

对视力并没有影响,就是不吉利。一群沾亲带故的人在葬礼上商量了半天,也没有一个人愿意带走他。

直到灵堂的大门被人推开,一个人叼着烟走进来,步调很稳,但左腿拖在后面,像个瘸子。他对在场所有人都笑了下,然后说。

“这家是不是有个小孩,他堂哥说这孩子归我管了。”

有人怀疑他的身份,叶修就拿出证件给他们看。证明完了,所有人也像松了口气。

他原本不想凑这热闹,但毕竟是任务。

下午有事,叶修现在就要带王杰希走。

王杰希也不哭闹,特别冷静的站在葬礼角落,一黑一绿的眼珠子看着叶修。男人冲他伸出手,他也就搭上男人有茧子的手掌,亦步亦趋的跟上人的步子,一丝一毫也不关心自己今后的日子。

他既不在意瘸子是不是个人贩子,又或者自己是不是已经被卖给一个瘸子做儿子。

瘸子带着小鸳鸯眼走出人们的视线后,便把人一把抱在怀里继续走;手上动作毛糙的揉着孩子脑袋,话像含在嘴里一样模糊。

“别看了,你看他们,他们也看你。人都走了就让人好好走。”

虚无缥缈的两个影子从灵堂里追到灵堂口。王杰希不听劝,抱着叶修的脖子对着两枚灵魂瞧个不停,直到眼睛看累了,看涩了才闭上。

鸳鸯眼不仅不吉利,还能看到脏东西。

这事以前王杰希也和别人说过,但就是没一个人愿意信他,还全都换了花样借此嘲笑他;原本就不是特别讨好的性格,也因此越来越乖戾。

但王杰希再怎么像毛栗子一样浑身是刺,说到底也还是个孩子。他一张脸全埋在瘸子的颈窝里,呼吸间潮潮的全是水汽,哽了好几下才说出话来。

“他们都看不见。我那天说了,爸爸妈妈也不信…现在他们信了…”

这世界就是这样。要不是这家出了事,等着人来收拾烂摊子。王杰希这辈子估计都不会知道还有其他人看得见。

叶修继续拖着腿向前走,腿上的枪伤正值长肉的时候,痛痒的不行;想点根烟,手里又抱着个孩子。

天上飘着小雨,身后满灵堂的哭声。但这些都不关叶修的事情,生死离别看多了,便很难为了陌生人的悲喜而心有波澜。

等王杰希难受完了,从他颈窝里抬头的时候,叶修才从兜里摸出一粒抽烟抽到喉咙痛时用的润喉糖递给小鸳鸯眼。

“你能看见,只能证明你和我一样会是个英雄。”




1.2

骗人,哪里来混这么惨的英雄。

坐在人臂弯里,一路直到看到叶修家时,王杰希忍不住冒出这想法。

眼前是个标准的贫民窟。16弄矮平方的一楼是他的,二楼有两名暗娼;脏臭的马路两边全是正在销赃的佛爷。

鬼街配怪人。

叶修和这条街说不出的相称得宜。

路两边不怀好意的粘稠眼神都盯着叶修怀里的王杰希,男孩白净又标致,和满地乱跑的脏小孩一点都不像。

王杰希脾气犟,他一个个瞪回去。

一乌一碧的眼睛在鬼街谁都吓不到,只想让人再欺负欺负。

地痞起哄似的跟在两个人身后,一路边笑说小鬼的眼神真吓人,一路边直直跟到了叶修家门口。

目无法纪的令人发抖,有指甲里全是泥的手去摸王杰希的白嫩胳膊;后知后觉发现自己惹了人的鸳鸯眼赶紧把手藏进叶修的帽兜里。

他一躲,旁边又是一阵哄笑。

当真是一块香白肉进了土狼窝。

幸好还有个叶修,他把王杰希推进屋子里关上门,自己在门外点起一根烟;笑声轻,声音也轻。

就是透着一股不要命的狠劲。

“我儿子怕生。别吓他。”

“叶瘸子,哪买的儿子这么乖?”

老房子的木门坏了,没法完全锁上。只有吱吱呀呀的铁栅栏门还管用,王杰希从门缝里偷看叶修和一群痞子,偷看他将来要生活的地方。

出千被发现的人生生被打断手脚的惨叫,只穿着一件睡裙的暗娼在楼梯口就被和叶修商量不成急着泻火的人按住,水沟里猫这么大的老鼠撵着瘦骨嶙峋的猫跑。

常识里的世界都被一把火彻底烧掉了。

只剩下这些烧不烂的铁渣渣。

刚赶走了围在门口的流氓,低头想快速抽完一根烟的叶修感到了来自王杰希的窥视,而楼道口的女人衣服已经被掀起来了。

不是个小孩该看的东西。

于是他在门板上警告性地敲了敲,侧身挡住了王杰希用来偷看的门缝。

鸳鸯眼从门缝里伸出手指碰碰瘸子的手。

在那一瞬间,他好像也挡住了整个阴冷的世界。




1.3

叶修是个抓鬼的,杀人打架都挺在行,就是带小孩不行。

下午出门前,他给王杰希留了几箱子饮水,几箱子吃的,又买了一箱款式一样,尺码一样,颜色不同的背心短裤。

拿了粗链子把大门缠了一整圈,便开着破卡车去接案子了。

这一去,就是整整三天。

三天后,叶修远远看到16弄有几个人正在撬锁。有意思,他这家里徒有四壁,佛爷又有什么好偷的呢。

到他走得再近一点,才想起他前几天接了个小鸳鸯眼回家。几个流氓知道他一出去就要去个十天半月,一直都打着王杰希的主意。

出去工作三天,竟然连家里还有个小孩都忘了!

瘸子拖着一条腿,在人群中穿梭的速度竟然很快,几步就上了矮楼梯。一手撑在扶梯口,一边为了狂奔过后发痛的肺呲牙咧嘴。

“怎么?还惦记着?”

门都砸开一半了,小鸳鸯眼一只胳膊被男人拽住,一个劲的往外拉。此时听到瘸子的声音,立马从里头不停拍着门求救。

带头的疤脸呸了一口从兜里掏出几张钞票递给叶修。

“不就是买回来玩玩的,你儿子下面是不是就是比一般的货嫩,爷还没玩过这么小的,会挑啊瘸子。”

叶修舔了舔自己这三天风餐露宿满是裂口的嘴唇,一张脸要怒不怒,要笑不笑。伸手先接了钱,再一脚把疤脸从楼梯上踹上去。

“知道嫩那你还碰?要点脸,不然哥给你一张脸剁下来。”

说来其实很搞笑,一群大汉愣是打不过一个瘸子。

王杰希一得了自由,立马藏进房间最深处。门外咚锵作响,听得他心也跟着一颤一颤。

16弄的地上躺了一群起不来的人,楼上两个鸡姐笑声传了整个弄堂,张手招呼瘸子要不要上来玩玩,这次不要钱。

叶修干笑几声拒绝了,拉断早已是个摆设的门锁;没想到进去就是碰的一枪打在自己脑袋边上。

猎人界的斗神差点被自己人一枪爆头。

王杰希第一枪打歪了,后面几枪更没准头的乱射。直到子弹打完了,还在按板机。

这枪叶修藏的挺好,没想到也被翻出来了;看来是真的被吓到了。

瘸子一把夺下枪,王杰希就对他拳打脚踢;软面条一样的手脚一点力气都没有,叶修还是把人强行摁在怀里。

刚才被别人拉住了,鸳鸯眼想的是瘸子快来救他。现在叶修真来救他了,王杰希就觉得他也不是什么好人。

外头的流氓三天来都说他是叶修买回来的小媳妇。

“哥的错,哥的错。”

粗糙的手掌抹过没几滴泪的嫩脸蛋,叶修姿态放的既低又贱。鸳鸯眼还是打他,冲着脸上啪啪的拍。

拍的人眼睛也睁不开,拍的挺牛逼一人物割地赔款。

“这样。你枪玩的不错,这把枪我送你了。这次做得对,下次无论谁进来,先开枪。”

拍个不停的小手掌停了,手心向上问叶修讨东西。叶修只好把枪又放回王杰希怀里。

鸳鸯眼又从怀里摸出一粒弹壳。

“还要这个。”

这孩子是真的聪明。

叶修乐了,他一把抱起王杰希,带他去拿子弹。

“好好…还要这个。”




妈耶。昨天没写完发出来以为是做梦。
早上一看真的发出来了。

∠( ᐛ 」∠)_…

如无意外是个中短甜的故事。

评论(30)

热度(5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