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热暖。

BiBiLuBiLu天使。

团侠团 ABO

他们又该怎么理解呢。



谁也想不到的是,在其中一方死去之前。库洛洛和侠客还是会在汛期的时候一块儿躲起来。

现在他们是找一间楼下有便利店的旅馆。

囤积大量的高热量食品在房间里,不算舒服也不算苦恼的度过发情的日子。

也有被发现的几次,被赏金猎人或者另一部分抓捕Omega用以交易的人。

有时候库洛洛打开旅馆的门,房间里是信息素混合血腥气的味道。

然后侠客下身赤裸的坐在床上,上身披着问芬克斯借来的外套。抽吸着不断滴落鲜血的鼻子,床脚丢着缓解发情的玩具,和还睁着眼睛的人头。

他会任由那些血往下流,直到库洛洛抬高他的下巴;擦掉刺眼的液体,确认没有骨折的地方。

蜘蛛脑被地上Alpha的尸体刺激到更加暴躁,汛期的症状也变得越来越明显。他咬住库洛洛的下唇,传递嘴里的血腥的味道。接着两个人一块躺回脏兮兮的床上。

“你起码不该现在杀了他。”

库洛洛在侠客的信息素腺上亲吻了几下,以此来帮对方模拟一个Alpha。

“我也后悔了。”

侠客的手指隐没在臀间,脸颊贴着床单;不加遮掩的盯着库洛洛。

“我应该先等到他上了我的。”














有时候晚上一觉醒过来。
会依稀记得做了个给人上刑的梦。
然后会想起来梦里的是侠客。

为什么?我明明这么爱他。ˊ_>ˋ…

评论(2)

热度(29)